李峰:茶风车

2018-03-26 17:21:54 作者:李 峰 来源:伴夏茶网 网友评论 0

   
  茶风车是从传统的风谷车(又称风车)中演绎而来的,是我国南方地区一种用来去除茶叶中的灰尘和各种杂质的独特木制茶具,历史较为悠久。其基本结构是:顶部有个梯形的入茶仓,下面有一个漏斗是出茶叶的,侧面有一个小漏斗是出细茶粉末的,尾部是出灰尘和杂草等物的;其木制的圆形大肚子里藏有一个大的叶轮,有铁的摇柄,用手摇转动风叶,就可以“以风扬茶”了;其转动的速度越快,产生的风力自然就大,反之就亦然。
  
  这种家乡的茶风车,对我来说还是有一定记忆的。小的时候,因为当乡镇干部的父母实在是太忙了,便将我寄养在了湖南安化县小淹镇百足湾村的外婆家。那时,我虽说年纪尚小,但天性就喜欢贪玩。而外婆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缠脚小女人,每天只知道围着屋前屋后转。而外公则不同,几乎时常在外面,却很少在家呆。所以,一直向往着外面“好玩”的我,只要一“瞄”到外公回来就会死死地缠住他,闹着哭着要跟他出去。
  
  我记得第一次跟外公出去,那是外公用他那宽大的肩膀“杠”着我走的,而且走的是一条崎岖不平的羊肠山道。山道的两边虽然怪石嶙峋、古树参天、杂草丛生,可大山腹地却是绿意葱葱、花香四溢、鸟语声声。虽然头顶着炎炎的烈日,但时不时会从峡谷里吹来一阵寒气十足的微风,顿觉让人感到冷飕飕的,还真有点儿让人发怵,生怕是来了什么“妖魔鬼怪”似的。所幸外公劲儿蛮大,又时常走这条“深不可测”的山道上,加上他那很有节奏感的气喘,多少给我带来了一点安全感。我坐在外公的肩膀上,双手使劲地抱着外公的头颅,两只小眼睛一时睁、一时闭,全身心地体会着外公身上的体温,聆听着外公嘴里吐出来的喘气之声。
  
  半个小时后,前方传来了“轰轰”的声音,然后转了一个大弯儿,就依稀看见了两、三间木制的茅房。外公告诉我:“那就是我们大队的茶场。”
  
  原来,我外公就是这大队茶场的场长,那几间茅房就是他们的“厂房”。我睁开眼睛放眼四顾,山上茶树“怒放”,随风飘荡,就像是还未出阁的姑娘,含羞“点头”,频频“献媚”。茅房里几个衣着很是普通得不再普通的工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其中一个工人站在一只风车的旁边,手摇着摇柄在不停地摇呀摇!我定眼一瞧,漏斗里已盛满了干净干净的茶叶,那风车的尾部却被搅得“尘土飞扬”的,而另一个工人正端着装满毛茶的簸箕正对着入仓口倒着。我甚是纳闷,这不是平日里吹谷子的风车吗?怎么又用来吹毛茶了呢?外公见我如此的样儿,或许是知道我的意思吧!便对我说:“这不是吹谷子的风车,而是在风车的基础上稍微进行了一下改进后,变成了现在吹毛茶用的茶风车。”
  
  “这是茶风车呀!”我绕着茶风车转了一个大圈,发现这茶风车与原来吹谷子的风车是一个大小,模样也差不多,稍微不同的就是多了两、三个漏斗而已。然后,我搬了一把小凳子,站在小凳子上,手扶摇柄,使出浑身的解数,摇呀摇呀摇……不一会,我被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全身大汗淋漓的了,这就是我第一次所接触的茶风车。
  
  后来,我随当乡干部的父母进了城,上了学,也参加了工作,从此与茶风车也就没打过什么“交道”了。
  
  直到几年前,我们城南的黄沙坪古茶市上建起了一座“中国黑茶博物馆”,来此参观的全国茶商茶客是络绎不绝,几乎天天的是车水马龙、水泄不通,很是吸引人的。向来喜欢这一“口”的老婆闻之,择日便死搅蛮缠地把我“拽”了出来,硬是把我拉到了这里。这里是免费开放的,我和老婆随着参观的人流进入了馆内,馆内的设计新颖独特,陈列的史件多样丰富,历史的人物数不胜数,黑茶的种类比比皆是。大家边走边看、边看边赏、边赏边叹,真有一种乐而忘返的感觉。就这样,我们被簇拥到了二楼,在中间的位置,我被傻傻地“呆”住了。那里陈放着许多留有历史印迹的茶具,其中一只比我原来见过的、超出了四、五倍大的木制茶风车,茶仓巨大、漏斗四五、摇柄特长,足足需要两、三个人来一起摇转。啊!这么大的茶风车呀!我老婆发出了惊叹,我的眼睛更是睁得圆圆的、鼓鼓的……据介绍:此茶风车是明清时期安化一家颇具规模的茶行所造,需五、六个工人共同操作,属于最为罕见的茶具之一。
  
  那天,我和老婆“玩”得很是尽兴,即便回到了家里,依然还是兴致勃勃的。特别是谈到那只茶风车时,我老婆的话匣子就多了。她说她记忆中的茶风车也就是吹谷子的风车那么大,小时候与伙伴玩迷藏,还躲在茶风车的茶仓里蜷缩着,令伙伴找都找不到。一次下午,她在家里犯了“错误”,母亲“惩罚”了她,她便耍起了小孩子脾气,躲进了茶风车的茶仓里。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父母见不到她,便心急如焚地四处寻找,最后还是在茶风车的茶仓里找到了熟睡中的她。
  
  也许就是因为这次与“茶风车”有了一次最为“亲密”的接触吧!茶风车便铭刻在了我的脑海中。前不久,我又与几位茶友相约到一家黑茶厂去进行现场参观,当走进该厂的生产现场时,万万没有想到却被该厂的“生产场景”给吓懵了。原来,这家黑茶厂是一家颇具规模、标准和洁净的黑茶生产企业,从原料到复制、从复制到压制、从压制到烘房、从烘房到产品,全都是自动化生产。当我们来到复制车间时,我被那巨大的茶叶分筛机械所吸引,据讲解员对我们介绍:整个车间的茶叶分筛是通过不落地的输送管道,运用机械动力,全自动化地进入每个精心设计好的机械设备环节,对黑毛茶进行分辨、分色、分质和剔除灰尘杂质的全过程,就相当于过去的“茶风车”。
  
  啊!这么大的一个“茶风车”呀!我四下看了一看,这可是一个膨大的工程。不锈钢制成的输送管道从原料车间“腾空”而起,“凌空”进入到了复制车间,与复制车间的分色机械相连接,将分色好的黑毛茶自动地通过输送带进入到了一个膨大的分筛机械系统。这个分筛机械系统有一个大房子那么大,里面分有“多目”的机械振动筛选,然后又通过输送带将“分目”好的黑毛茶又自动地输送到了鼓风机械系统,随后就分辨出了十来种不同大小、不同品质的黑毛茶。
  
  至今为止,这是我见到过的最大的“茶风车”,真是令人心潮起伏,感想万千呀!不是吗?虽然过去那种木制的茶风车已成为了一段历史的记忆,而且已被我们现代的科学技术所代替,可他却见证了我们千百年以来的茶文化发展历程。
  
  二0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
  
  作者单位:湖南恒峰印务有限公司
  
  作者地址:湖南省安化县经开区茶酉村
  
  联系电话:13607376846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伴夏茶网(茶社会)微信公众号banxiachawang   

\ 

 责编:画中仙窗外碟

此新闻来自于"伴夏茶网"
关键词:茶风车李峰
版权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伴夏茶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伴夏茶网,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伴夏茶网", http://www.bensino.com。违反者本网将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的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投稿箱:
    如果您有茶行业、企业相关新闻稿件发表,或进行咨询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部,QQ:,邮箱:tealife@bensino.com
分享到: 更多
  • 验证码:

供应信息

more

求购信息

more
网友十大喜爱茶业品牌排行榜

超值热卖

2016春季广州茶博会今日琶洲盛大开幕 2018-05-26
李峰:茶风车 2018-03-26
毕淑敏:幸福常在暗淡中降临 2018-03-26
茶中“仙子”,色香味俱,有“三针”技---白毫银针 2018-03-26
插花,为生活增添美感 2018-03-26
第七届中国·宣城“泾县兰香”茶文化节新闻发布会成功举办 2018-03-26
双手需要在枝头采摘多少次才能酿造一杯好的春茶 2018-03-26
茶人素养 2018-03-26
紫阳:22万亩茶园陆续开采 2018-03-26
储藏黑茶的4点方法 2018-03-26
春天喝什么花茶最好? 2018-03-26
问我是谁 2018-03-26
微笑,是最美的阳光 2018-03-26
卧铺 2018-03-26
世界最大的白茶产区---中国福鼎 2018-03-26
在岁月中修养自己 2018-03-26
武夷肉桂:醇不过水仙,香不过肉桂 2018-03-26
品鉴乌龙茶极品之黄金桂 2018-03-26
最好的排毒药---茶 2018-03-26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镇江逐步走上高质量发展的轨道 2018-03-26
无人采茶机让狮峰龙井头茶提前了两个小时上市 2018-03-26
夹江举行首届“青衣江茶”职工采茶节 2018-03-26
普洱市基古寨茶农收入可达120多万元 2018-03-26
红安:老君眉茶场通过代建共建模式带动贫困户增产脱贫 2018-03-26
普洱12家茶企携春茶到云南钱王街参加2018“春茶会” 2018-03-26
阳春三月梅州春茶已陆续开采 2018-03-26
2018年3月26日全国茶树菇价格 2018-03-26
金华市县农业局组织召开万人品茶大会筹备工作座谈会 2018-03-26
凤冈国家国税局在永安各村轮流开展“纳税人学堂”活动 2018-03-26
宝口联和村村民通过种植茶叶逐渐奔康致富 2018-03-26
陕南当地群众在龙头村茶园演出实景剧《茶乡情韵》 2018-03-26
人不一定信佛,但一定要有佛性 2018-03-25
佛说:情绪,就是心魔 2018-03-25
故事:博士和局长上厕所 2018-03-25
2018东裕汉中仙毫在音乐中开采 2018-03-25
蓝彬:我把《茶经》念给你听 2018-03-25
茶器品鉴,懂其外在 2018-03-25
铁观音在台湾的另一个名称----木栅 2018-03-25
吴冠中散文欣赏:《等待》 2018-03-25
第十四届蒙顶山茶文化旅游节即将盛大开幕 2018-03-25
葛兆光:茶禅续语 2018-03-25
风习习,雨淅淅,采茶姑娘舞翩翩---采茶舞 2018-03-25
春天喝茶有哪些好处 2018-03-25
2018第七届龙额火山茶开采节在玉环火山茶博园举办 2018-03-25
浙江安吉:17万亩白茶进入采摘期 2018-03-24
人生“就不过” 2018-03-24
茶汤中“绒毛及油雾”等是什么 2018-03-24
茶商转型”喀纳斯中国茶商论坛2018安吉峰会顺利举行 2018-03-24
普洱茶汤浓稠和茶气的区别 2018-03-24
再来说说“武侯兴茶”与“以茶治边” 2018-03-24
什么是“冰岛味” 2018-03-24
新鲜绿茶为什么会有浑汤现象 2018-03-24
体面生活,不形于色 2018-03-24
在时光清浅里祝福懂你的人 2018-03-24
茶圣、别茶人、茶仙、茶神、茶怪分别是谁 2018-03-24
古丈有两个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你知道吗? 2018-03-24
北京市茶业协会三届四次理事会成功召开 2018-03-24
消费科普——春茶八问 2018-03-24
第六届西湖龙井茶品质评鉴研修班在杭州举办 2018-03-24
第八届茶学青年科学家论坛征文通知 2018-03-24
世界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的作者---陆羽 2018-03-24
萧乾:茶在英国 2018-03-24
2018杭州茶文化博览会将于3月底启动 2018-03-24
四川旺苍:将筹建“米仓山茶产业品牌示范区” 2018-03-24
湖南沩山舞“茶叶龙”迎春茶丰收 2018-03-23
盖碗泡茶时,出汤快慢影响有多大? 2018-03-23
岩茶的茶汤颜色真的能分辨好坏 2018-03-23
“我有贵州半亩茶——网络名人看贵州”活动正式启动 2018-03-23
心眼这个东西很难懂 2018-03-23
喝茶黑,都有哪些功效 2018-03-23
把碗留给母亲洗! 2018-03-23
你几月出生,就是哪杯茶? 2018-03-23
习大大与茶 2018-03-23
从清饮到调饮 中国的调饮文化如何演变 2018-03-23
“中华茶人游学行”活动即将启航福建 2018-03-23
云茶与云南的经济发展 2018-03-23
最摩登的古代人,男神汪涵的茶味人生 2018-03-23
小种与滇红,为何味道区别这么大? 2018-03-23
已过少年,成熟没来 2018-03-23
第二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将在5月举行 2018-03-23
茶人,世故且有故事 2018-03-23
今天,全世界都在做同一件事 2018-03-23
7种令人反感的说话习惯,你有吗? 2018-03-23
洞庭山碧螺春开采啦! 2018-03-23
彩云之南 探寻普洱——第五届普洱茶品质评鉴研修 2018-03-23
2018年中国茶叶学会十项重点工作及培训计划 2018-03-23
葛兆光:茶禅闲话 2018-03-23
三江县茶叶产销高峰----交易额近千万元 2018-03-23
三明市:早春气候稳定 茶市有所回暖 2018-03-23
新洲姚河村种植白茶茶农年人均增收1.5万 2018-03-23
影响茶叶品质的环境的条件 2018-03-23
德清茶叶生产季遇第二次冷空气 2018-03-23
柯桥区:积极创建茶叶产业集聚区,不断推进茶树良种化 2018-03-23
普洱:茶飘香 人致富 2018-03-23
安吉县:“三再”、“三不”确保承包地确权工作有序推进 2018-03-23
镇江今年春季的第一批地产茶叶已开采 2018-03-23
现代茶企的十大痛点 2018-03-23
一味清心,几粒茶米 2018-03-23
接触绿茶最多的一个词汇----“鲜爽” 2018-03-22
心美,一切皆美! 2018-03-22